Abbey

准确是最好的防御

大家都来甜一甜

@Sub-rosa

    今年想多说一点,因为我的女孩终于成年了,也是你七年里第一次我没在你身边给你说生日快乐。

    虽然我讲故事的能力不好。

    记忆里总是这样重复的日常,朝晖星城门口的马路,反复走上二十次,倾诉细枝末节的故事、婉转的心思、摔碎的希望、盛大的憧憬。英语课路上你等我时法桐下安稳的身影,用脚步揉碎的玉兰花瓣,回程时踩过的金黄碎片,爱客汀里水果松饼和花园里的蚊子,聊不完的天等待一个平静的夜的包裹。国际部到平行部的距离,高三组团三楼到二楼的楼梯,南楼月光里我们趴在栏杆上,分享备战高考的沉重以及缝隙里尚存的甜蜜。

    一直如此,用平淡醇厚的日常撑过了一次次人生转折,见证彼此的成长,救彼此于渊薮。高一的暑假,我为了仪式感壮胆偏要去坐一直都不敢坐的过山车,明明你更怕而且还不舒服还是答应陪我去。我过得最糟糕用自我催眠来激励自己的时候,你告诉我“you are a queen,no longer a princess”。你经常会提起“你初中说过”“还记得你说”来提醒我我还未失去的想法与诗性,太多太多,你完完整整参与和构建了我的成长,每一步,而如今你也成长得更温暖又有力。

    高三已经趋于淡泊麻木的时候,你平常地出现在教室门口,递给我一个礼物袋。你喜欢红楼梦,里面装着一条手绢,你写信告诉我这是贾宝玉送给林黛玉的定情信物,并手抄了第三十四回的节选,告诉我我们都会走得更远更好。新年里督促彼此填一个心理学家的问卷,观照审视自我,这些别人看起来冗杂做作的仪式感,我们自得其乐,收获颇多。

    你在北京,照人民大会堂华灯初上给我看,景山上北京的夜景,你参加志愿者团,你分享你在记者团里的收获,你细细地总结,分享每一个温柔的时刻。我把我的故事折好,轻轻放进我们的对话框,藏在只有你和我看得见树洞里。那样地稀松平常,在这样的交换和读取彼此的认真生活的轨迹中,就像在平行时空里一起生活一样,激发彼此的灵感,调整生活的航向。我,感到十二万分幸福,并且幸运。

    盗用N的一段话,我知道你也想用,但谁叫你比我生的早呢。

    当我碰到了美,会想要有你在身边。所有美好的瞬间,落在我心里敲出声响,这样的声响,要落在质地相同的人心底,才能发出共振。我用美喂养自己,也希望这样的美喂养我的朋友。

   我们一起被美淹没吧。

   想你在身边。

    成年快乐,我的女孩。



N的日常碎碎念,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于我是一种拯救。虽然那些话语绝对不琐碎,是对日常的审视和欣赏中里“自我”自然地汩汩流淌。在她平静细腻又不平凡的叙述中,我不断明白,来自日常的快乐是一种光顾,而不是一种允诺。这样我才能保持距离的喜欢自己乏刺激可陈的生活,并在这种距离中休憩和游刃有余,而不是滑进粗糙的庸常里。

有那么些瞬间,我确切地感受我是漂浮在海洋中间的波光和极度湛蓝里的。
没有鱼,只有水光,只有蓝。
呼吸沉稳。
而且我非常,非常确定,我不会沉底。

11月3日
         回顾这周,突然想起paper town预告片里的背景音乐唱到:So smile ,the worst is yet to come. 本来希望通过黑暗摇滚乐来稳定情绪,自造鸡汤恢复力气的日子早日过去。但转念一想,还有一个月成年,谁知道这段时间是不是是上天送给我的礼物,让我意识到,生活它一定就是这样的三角函数模式了,与其去适应它不如这试试那试试,随心所欲地透支精力,用孤勇创造一些奇迹。
        周二下午听了卢丽安老师关于英文诗歌的讲座,在她身上看见了老唐的影子,同样有对所从事职业无法穷尽燃烧的热情热爱,又自带对学生们本能的热爱和体恤感,也有婚姻幸福家庭美满的精神气。虽然讲座本身效果并不好,也许是因为中午的疲倦,也许是因为我们的沉闷。下次再遇到这样的朗读的机会,逼自己也要站起来尝试哦。讲座结束后,李导上去总结也情不自禁地抒发了一点他对诗歌的看法,他是“年度诗人”,又是前学生会主席,口才之好自然不言而喻。而我坐在倒数第二排,直愣愣地看着他,只是因为我在他身上看到了笑汐的影子。
        自信从容,笃定和流畅又不像说给他人听的,再书面的表达都无矫饰之气,全然是自然而然地流露,而内里的思想只需一隅的展露就像通过哈利波特的魔法帐篷看见雍容丰富的质里。也仿佛看得见笑汐在当学生会主席时,做过怎样的尝试去塑造一个乔布斯一样的团队,通过怎样一种感化的方式去连接这个团队每一个人。我喜欢听李导发言,也喜欢听他循循地说我们要有人文气息的教导,我一定会写信告诉他这些,虽然绝对不是现在。
        周三夜晚听了一堂很棒的国际问题论坛讲座,其实我最感兴趣的一直都是文学和艺术,但早在16岁的生日那晚我就告诉自己:“你已经迅捷地从浪漫跑进了现实,你要开始注意阴沟与里面生长的东西。要对知识比对人更感兴趣。”我也一直都在那么做。所以当那个又痞又专的老师在讲台上侃侃而谈网络安全与国际政治时,我被迷得神魂颠倒。洋洋洒洒记笔记记到手软,如果有时间打算去听他的国际谈判选修课。
        下了选修去给隔壁宿舍的女孩过生日(也是酒友哈哈哈),总觉得咱们几个聚在一起才是大学生活该有的快乐。在春晖里吃吃喝喝,玩狼人杀,话情不自禁地多,笑容也关不上,就像回家一样。不舍地散场时总是告诉自己,至少在大学还有这样一个温暖小家呀。地震时还有这一角可以生存。
        周四晚很丧,和大宝吃饭的时候说了很多丧气话,丧气话像吸不完的雾霾。坐在图书馆里难过地发呆,越尖利的难过感我越游刃有余地脱身,只有这样的挖空感,“无穷无尽的掉队感”,我最无可适从。但是妈妈给我买了fru fru,心情一下子就像擦过外壁的火柴温暖地亮起。看着壁纸上celia自信精神气的精致笑容,告诉自己还是要fervent,对人也好,对物也罢。
        周五有班级篮球赛,毫不犹豫地没去。总是劝自己最近做些真正喜欢的事,把条条框框放在铁盒子里,再把一些精神绑架松绑。所以为了舒缓焦虑,明早去打乒乓球然后打羽毛球,如果雾霾好一点晚上夜跑。
        虽然我的大学生活很甜,但我从没质疑它的苦与努力奔命的程度,我不羡慕其他任何人。这是修炼,我知道。我掉进了悬崖的底端,我像周周掉进了兔子洞里。我很清楚我自己有什么,想要什么,怎样得到。事实上我没有什么时候比现在更清楚了。
     

10月23日
“最喜欢冬天,不是因为冬天暖和,是因为冬天难熬。时间不好捱,艰难是一种抵抗。或者至少是一种保护。我希望自己继续觉得阅读艰难,觉得造句艰难,觉得做一个还算好的人艰难,觉得喜欢一个人更艰难。我希望高贵的永远高贵,艰难的持久艰难。”

总是在告诉自己,如果真的想获得什么,连阅读都不会是一直舒服的。所以这段话总是我立竿见影的良药,不可多食。如果今晚拿出来看,一定是觉得难了。但其实又有什么难呢,感情生活难有的美满,挚友家人和睦安好,但还是无法控制地给自己找缝隙孤单,终究还是困在了自我的囚笼里。我不希望你总会在压力的作用下变形。
室友还在奋笔疾书,我喜欢她的极度自律,就像就算世界分裂成碎片,她还是可以在碎片中摸索出规律和规整来。我的生活像被劈成了两半,一半在日日提醒我变更优秀更自律,一半在快速打捞我像流沙般流走的浪漫和诗性。
我一直在追求平衡,但发现我最需要的是融合,不然马上就会裂开了。
而我快无法从解读生活中获得力量,房思琪的小说没敢再看,却被其中展现的魔化的语言的力量所影响,害怕过分的修辞,害怕细节与描述,掺入的个人情感会让一切变味,只能用照片来延缓我的焦虑。期中考试的压力又让我回到了高中的心境,害怕情感决堤,就像现在,本该早点睡觉迎接明早的专业课,却还是忍不住腰酸背痛地在这写日记。
“总有空荡荡的一日在等待。”怡微说的,周周用了。我空荡荡的心,也还在等待。正因为跳进了更加优秀的圈子里产生的刺激,变得更好这个想法快让我窒息。索性及时发现。删掉了微博,也是想让自己沉淀一段时间。既然暂时无法从语言中获得力量,只有行动是出路。
我仍然时时刻刻为你骄傲,为你清醒的沉沦,也为你逐渐有力的步伐。“去想是本能,而不去想是有力的选择。”
希望你能做好每一个有力的选择。

每次从人间烟火气里爬出来的时候,因为不舍都会有“得过且过”“今朝有酒今朝醉”的人生落入俗尘又未尝不是一种简单。
可是不能,眼前有好的美的东西,我想要还是不想要,都喜欢。如果连伸出手都会犹豫,放弃挣扎永远更难,哪怕我一级不自律,还是想去撞出形状。
“人生各有为难,但我希望我的人生就这么办。”

联谊晚会上有节目合唱小幸运,大家看着电影里的桥段都出了神。
我问旁边的女孩
“你看过这个电影吗?”
“看过呀”
“你喜欢吗”
“不喜欢”
“我也不喜欢”
“因为我暗恋从来没成功过”
看着她笃定的、惆怅的表情,我咽下了刚刚准备说的“桥段浮夸”之类的话。
我仍然不会为那些蛮不讲理的单向输出、双向揣测的日子而感谢。我最喜欢的仍是共一颗心血战的过程,那些激烈的撞击下蹦出的滚烫火浆浇筑而成的诗意沟壑,都是我深深浅浅的心意。我喜欢太极,而不是潮湿的、隐秘的、不会有回馈的舞蹈。

正是从我用语言犯过的罪中醒悟,便警惕自己再在我们的感情中掺入叙述和解读,害怕我再次因为粉饰,把这一刻的确定变成自我催眠的奴隶。
我在用我的行动去证明,这件我从来都没有做到的事。
才意识到,因为珍贵,所以小心翼翼。

填充自己,用修辞与精准,用无限与边界,用流水和星星,用舒展和焦虑。
然后余力充裕地成为别人的温柔。
知道吗。

「她喜欢一个瓶子,但她望不到瓶底。
    她总是相信瓶底是有水的。不然她能怎么办呢?
    喜欢让人觉着渴。」